查外汇平台,来外汇110网!

一封可能危及蔚来二次上市的联名信

2021-08-23 10:06栏目:财经
TAG:

一封可能危及蔚来二次上市的联名信到底是怎么回事,相信很多朋友都想知道,那么今天由外汇110网小编为您详细分析一封可能危及蔚来二次上市的联名信。
一封可能危及蔚来二次上市的联名信

(原标题:一封可能危及蔚来二次上市的联名信)

有关“自动驾驶”概念的讨论还尚未平息,一封由多名蔚来车主联名发起的声明信再次掀起波澜。

8月18日,美一好创始人林文钦事故遇难第6天,由“林蔚律师”牵头的超500位蔚来车主,在蔚来APP内联合发布《蔚来车主对NP/NOP系统认知的联合声明》。

声明主张,蔚来车主清楚知悉目前蔚来公司的NP/ NOP系辅助驾驶系统,而非自动驾驶系统或无人驾驶系统;并表示,蔚来公司对上述系统的介绍、宣传未对车主构成混淆和误导。

声明迅速出圈。超千名蔚来车主涌入“反对车主联合声明”话题,并持续获得附议。截至目前,反对话题参与者人数已经逼近6000人。

反对声音汹涌而至,8月18日晚间,蔚来官方发声,与该声明撇清关系。“联合声明是由蔚来车主自发组织发出,只是普及常识,与官方没有关联。”同时,蔚来并不清楚声明中涉及的车主人数。

然而,这个被称为与官方无关的“林蔚律师”,曾先后两次担任蔚来汽车用户信托理事,同时还是蔚来2020车主志愿者。

声明信风波乍起,直指蔚来的用户信托计划。此前已有分析认为,这个以李斌5000万股蔚来股票收益权作为信托资产的计划,已经令蔚来汽车回港IPO计划搁浅数月。

古怪的“用户信托”

从第一轮新能源汽车大战中胜出的“蔚小理”各有各的筹码。其中,被列在第一位的蔚来,以服务见长。凭借业内出挑的用户服务水平,蔚来曾被外界媒体评价为“汽车界的海底捞”。

产品经理出身,李斌深谙互联网之道,比传统车企更加了解如何盘活一个用户群体。

2018年,在蔚来登陆纽交所之前,李斌通过招股书致股东信做出承诺,对外表示将“与用户一起成长,将蔚来真正打造成一家用户企业。”

为了兑现承诺,李斌想出了一个法子:拿出自己所持三分之一蔚来股票,共5000万股,转让给信托基金,这部分股票的经济收益将由蔚来的车主用户通过一定的机制来讨论和决定如何正当使用。

“虽然我将保留该笔股票的投票权,但我会让NIO用户讨论并提出如何利用这些股票的收益。这样的一个安排忠于蔚来成为一家用户企业的初心,让蔚来和用户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从而让蔚来的用户、股东、员工和合作伙伴长期受益。”

2019年1月24日,蔚来用户信托宣布正式成立。李斌拿出18.93万股A类股票和4981.07万股C类股票注入其中。按当时的股价计算,这笔信托价值约3.28亿美元。时至今日,这笔信托价值已经翻了5倍,价值约19.4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26.15亿元。

李斌这一步棋究竟效果几何,尚且无法评估。可见的事实是,蔚来拥有的车主群体,在整个新能源汽车圈内都“声名赫赫”。以至于后来,据腾讯新闻报道,蔚来内部曾做过讨论,究竟是谁拯救了蔚来,最后得出一致结论是用户拯救了蔚来。

身份不同的用户从集合走向群体,事态开始“失控”。

与大多数主流的社交媒体不同,蔚来汽车APP上,车主动态的评论一度呈现高度相似性,基本以正面赞美和祝福的词汇为主,几乎看不到负面情绪。

在蔚来没有注意的角落,用户生态开始向两极滑动。

面向蔚来车主的“股权激励”

8月12日,蔚来ES8车主林文钦在启用NOP领航状态下,于沈海高速涵江段发生交通事故,不幸逝世。一时间,有关蔚来汽车自动驾驶功能的讨论甚嚣尘上。

18日,在名为“林蔚律师”的用户倡导下,超500名蔚来车主联名为蔚来“辩护”。与以往相同的是,蔚来车主们再次出圈;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声明“翻车”了。

除了被外界指称“蔚来信徒”外,就连往日“一片祥和”的蔚来汽车APP内也有数千人拒绝“被代表”。

接受媒体采访时,林蔚表示该声明并没有与蔚来官方联系沟通过。受平台限制,只有500名车主签署,并且发起的目的是想要对外展示一下蔚来车主的理性形象。

蔚来汽车亦表示,联合声明是由蔚来车主自发组织发出,只是普及常识,与官方没有关联。并不清楚声明中涉及的车主人数。

饶是如此,林蔚在蔚来汽车APP上的认证却显示,其曾先后两次担任蔚来的用户信托理事。后续爆出的信息还显示,林蔚曾打算向李斌建言,认为蔚来缺少将负面信息扭转为正面的典型公关案例。

这一计划因林蔚未能准确输入李斌的邮箱账号而最终搁浅,只在蔚来汽车APP中留下一篇数千字长文。

蔚来用户信托究竟有何魔力,能够让看似毫无关联的车主为蔚来尽心尽力?

仅从利益角度来看,用户信托拥有蔚来5000万股股票,李斌享有全部投票权。但受益权属于信托受益人,即蔚来车主。

为了方便管理,用户信托设立了信托理事会,设有9位信托理事,由8位用户理事和1位信托保护人组成。其中,信托保护人实为李斌,8位用户理事则均从蔚来车主中产生。

一份《2019社区票选方法》显示,用户信托理事会面向蔚来车主社区征集参选用户,再由社区内部投票选出8位参加终选。

初选的8人与理事会推荐的4人进入终选,社区通过投票方式选出四人任理事。其中社区票选理事任期两年,章程起草小组推举理事任职一年。

投票的筹码是N值,也叫蔚来值,蔚来用户可以通过参与蔚来社区内各项活动积累获得。

人人都可报名,人人都可投票。通过这种方式,蔚来和用户在某种程度上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换而言之,谁维护了蔚来车主的权益,或者,谁保护了蔚来用户信托的权益,谁就能获得更高的N值。

由此,林蔚律师的种种行为便不难理解。

用户信托“双刃剑”

利益与争议并存。

早在信托成立之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该信托的问题主要集中在三点:盈利难题导致蔚来汽车在短时间内无法分红,仍需依靠融资维持经营;按照蔚来汽车蔚来值规则2.0计算N值,新用户相比老用户在信托理事选举投票权重方面存在劣势。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信托收益使用方面由理事会几位车主私下决定,其公平公正难以保证与令人信服。

2021年Q2财报显示,财报显示,蔚来汽车二季度实现营收84.5亿元,同比增长127%;整体净亏损5.8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11.77亿元缩窄50%。但从环比来看,整体亏损却扩大了30.2%。剔除基于股份的薪酬支出,2021年第二季度经调整的净亏损为3.36亿元。

财务数据直白地阐述着蔚来当下的情形,毛利率转正,但实现整体盈利仍然为时尚早。

再看饱受内外质疑的“蔚来值”,因N值与用户信托理事的投票权挂钩,用户手中的N值决定了其在社群中的话语权。

无论是蔚来值1.0还是2.0规则,通过日常任务积累以及拉新获得积分等方式决定了,受益于使用时长,老用户在用户场域内拥有着更多的话语权。在2.0规则中,蔚来还推出了“早期车主特别贡献奖”,以意向金支付时间为起点,蔚来值上线时间为终点,按每月10N的标准一次性全部发放。这进一步拉大了新老车主之间的投票话语权。

蔚来对核心用户的拉拢不止于此。据红星资本局报道,一位销售人员表示,“当‘牛值’达到一定程度后,蔚来会推荐你进入高端社交圈,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牛值”即为N值,高端社交圈则对应“蔚来EP Club”。除了消费外,帮助蔚来卖车是推升蔚来值的最快方法,据规则,每成功推荐好友购车一台,用户就将获得100N的奖励。实际操作中,用户若成为“共同用车人”,还可直接获得1000N。

据蔚来方面透露,根据今年2月的数据,当届EP Club车主人均卖车25台,“有车主已经卖了160多台车。”

这意味着,按照选举规则,估值高达120亿人民币的用户信托,其理事会实际上是某一部分用户的意志集合。

少数与多数之间的矛盾由此产生,有关公平的质疑首当其冲。

据章程,信托资产初始为5000万股,每一财政年度可出售不超过5%。至于超出部分,出售则不受限。信托所得收益的使用途径包括四个方面,公益、环保、运维以及“社区认为有必要开展”的项目。

从既有的报道来看,蔚来车主们对公益以及环保等使用无过多异议,争论的焦点围绕在“社区认为有必要开展”的项目。

按每年5%的比例计算,用户信托理事会可支配的资金总数或可达到6亿元有用户认为。如此庞大的一笔资金无论如何安排势必都无法服众。

据业内媒体报道,李斌原计划在2018年NIODAY时宣布成立信托,但据说遭到蔚来公司法务部的坚决阻止,因为无论是公司内部还是外部人员,都没有过类似的操作经验。蔚来美股上市后,李斌坚持推进,信托计划才得以成行。

今年,中概股回港上市出现小高潮,蔚小理三家中,理想、小鹏已经成功回港。早在今年3月就被曝出秘密递表,拟回港申请二次上市的蔚来,至今仍无确切消息。

有知情人士透露,推迟上市正是由于用户信托持股等问题。



以上就是外汇110网为您介绍的一封可能危及蔚来二次上市的联名信,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外汇资讯、外汇热点,来外汇110网